《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FINE》谁不想偶尔做点美梦呢?(含电视动画S1+S2)

日本动画剧场版《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Fine》是继电视动画第一季、第二季后的正式完结篇。本系列改编自同名轻小说,藉剧场版登台的契机,小编这阵子也将两季动画一次追完、并进戏院迎接了最终章,对于鲜少看后宫番的我来说,《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系列真的是一次很特别的体验,且能保证这系列作品的记忆将会伴我走过许多人生的低潮,一点都不夸张,同样身为创作者故事内有非常多能起共鸣的部分,此外,角色之间的情感也酸甜地恰到好处,那么以下将简单分享我对《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总体的心得与评价。


日漫_国漫_小时动漫

◎ 名称:冴えない彼女の育てかた Fine

◎ 监督:龟井干太、柴田彰久

◎ 配音:松冈禎丞、茅野爱衣、安野希世乃、大西沙织

◎ 集数:第一季+第二季+剧场版完结篇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因为生活中某些浪漫的巧合,一度认为自己置身于电玩或小说情节之中?甚至想把当下的心情纪录下来,无论是以日记或与他人分享的方式。《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正是以这样浪漫的序曲作为开端,描述御宅族「安艺伦也」某天在街道碰巧拾获了一顶女孩的贝雷帽,在蓝天覆盖的坡道上,他与身穿白洋装的「她」奇蹟邂逅,却没想到对方竟是与自己同班了一年,却从未认真注意过的同学「加藤惠」,这样冥冥之中却又如巧合般的缘份,令他异想天开想制作成「史上最厉害的美少女养成游戏」,进而开始网罗自己身旁优秀的创作者「泽村英梨梨」与「霞之丘诗羽」加入他的「圆梦」计画。

在两季的电视动画与剧场版中,大抵上都是围绕著制作游戏的过程在打转,而他们最终一共制成了2+1款游戏,且每一次开工的时间几乎没有间断,所以全系列看下来故事针对「创作」一事的描写相当丰富、深刻,无论是剖析身为绘师、小说家在不同领域上创作的瓶颈,抑或对自己产生不了信心时而陷入的低潮期,《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虽是以轻鬆日常的方式在看待这些「压力」,但在经过不同角度(粉丝对创作者、创作者对创作者、创作者对粉丝)的描写以后,相信只要是曾对创作某样东西有所憧憬的读者,都会在这之中有所感悟、能感同身受这些由他人或自己给予的压迫。然而心境会陷入低谷,当然也会有逐渐攀上高峰的时候,《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将这样的情绪转换表达地相当动容,以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对话、哭诉或是拥抱来詮释「虽是因人而起,却也因人而终」的情境,即使可能因为某个人或自己的关系而陷入低潮,但也会因为某个人的所为而被鼓舞。


于是,故事中除了制作游戏的主线以外,也安排了许多场主角与其他角色们之间的冲突、磨擦的桥段,透过气愤或不甘的情绪去表达自己在创作或情感上难以调适的不平衡。《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除了对创作者有非常精心、温柔的描写以外,对于感情里的花花世界也用了相当大的篇幅去踹测,像是青梅竹马、同班同学与学姐等,不同年龄层、不同性格、以及不同相处长度的设定,去探看在什么样「刚刚好」的条件下最终能真实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


在动画两季的故事里,大多都聚焦在男主角与两位创作者(英梨梨、诗羽)的相处片段。然而正如片名般「不起眼」的女主角惠,虽然戏份与性格不比其他两位女性角色来得有特色,但也因为这样的「平凡」使她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之间,有了相当大幅度的成长机会,我想这也是这部作品之所以能如此透彻人心的一点,即使再平凡的人、再平凡的生活一但多了一点点的色彩,人生就将有所不同,毕竟平凡到了极致,也可能最为出众。

至于剧场版《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Fine》的部份,同样延续了电视动画的精神,不过因为经过前期的发展,这次的加藤惠已不再是从前路人般的角色,更是货真价实、有血有肉的女主角。这系列作品编排地最优秀的部分,我想,就是两季动画与剧场版在角色比重上的转换,就像男主角执意创作的少女游戏,这部作品本身就像是一款面面俱到的养成游戏,女主角会在经歷许多触发事件后,逐渐意识到自己的独特,而男主角也会在这趟旅程中慢慢导向女主角的路线,虽然身为本作的新粉丝,对于作品后台的制作巧思还不是那么瞭若指掌,但光就单单在追完这系列作品的心情上,它是能感到满足的、开心的、感动的,我想这就是这系列作品相当成功的证据。

此外,作品中的一项设定我也很喜欢,就是让配角们拥有能意识到自己存在于作品里的「地位」,无论是电视动画或剧场版,制作组都相当善用这样的巧思,不仅制造出许多幽默的桥段,同时也在那股幽默的氛围中,透露出一丝丝的感伤。

总结,我个人相当喜欢这部《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动画全系列,看重的程度不亚于带我入坑的《未来日记》或《地狱少女》,我明白它将会是我在动漫圈的另个转捩点,就像一股脑儿想创作出最强游戏的伦也那般,在邂逅《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后,我更定下了我对文字创作的决心,也想将会像他们一样经过瓶颈与低潮,但终究会包含热闹与许多的成就。相当推荐同样在创作路上奔波的你,或是在感情的路上容易在原地打转的你,《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在上述两项议题中,都用了非常「恰到好处」的方式,不过于矫情、不过于无理取闹,反而相当趋于平凡,虽然仍有点梦幻但在生为情感动物的我们心中,谁不想偶尔做点美梦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