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P.A.WORKS为例,看看现在的日本动画,你觉得工匠精神还顶用么

从《樱花任务》开始,到《成神之日》为止,P.A.WORKS几乎可以说只有一部《赛马娘 Pretty Derby》是“可以看”的。

自从《白箱》的巅峰过后,P.A.WORKS似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当中也包括了和他们合作的麻枝准。直到《成神之日》完结之后,观众们才猛然醒悟,五年前的《Charlotte》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堪。

但在这段任谁看来都是低谷期的时间里,P.A.WORKS其实正如它的名字“Progressive”一样,正在进行一次改革。

从更高的角度来看,需要改革的或许是整个日本动画业界,但却只有P.A.WORKS这座位于富山县的“孤岛”在实行。

前不久,一篇关于中日动画师待遇差距的“日媒文章”传得风风火火,里面虽然扯皮连篇没几句真话,但唯独日本动画人收入极低这点说得很实在——毕竟那位日本记者想卖的那本书,就是想说日本的太多东西都太“廉价”了。

要说日本的太廉,动画行业必然首当其冲,在成本压缩上,他们的做法早就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其中最明显的体现,就是日本动画业界的人员流动性。

早在日本动画数量开始激增之初,也就是异世界刚刚起了苗头的2015年,整理出了一份名为《动画从业者现状调查》的报告书,其中数据表明当时日本动画公司的临时员工和自由画师占比超过了60%,拿到以年为单位的合同的正式社员只有四成不到。

这是日本动画从业人员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工作不稳定且没有保障。

调查中正式社员占比仅有15.5%

然后就是老生常谈的收入问题,但最令人不解的地方在于,为什么还有他们还能坚持下去?

日本社会从上至下都有一种“劳动光荣”的理念,这跟他们向来崇尚的工匠精神其实也有很大关联。

在很多日本影视作品中,你都能看到高中生的“进路调查”,除了高中毕业立刻就职是一种常态外,那些数量众多的所谓短期大学,其实就等同于国内的各种职业学校。这当中体现了就是日本人对于“学一门手艺”的重视,以及更快投身于社会工作的倾向。

工作时间在8小时以内的只有16.2%

近年来关于日本“工匠精神”的吹嘘开始大范围反弹,将之调侃为“躬匠精神”的更是层出不穷。这一点从日本的部分职业身上就有很好的体现,比如日本的糕点师,无论是通过职业学校培训,还是直接进入后厨作为学徒起步,都会一视同仁地看作是“匠人”,大多数人觉得这就是有一技之长。

这种现象当然不能完全视为一种负面因素,而且长久以来甚至还是素我诶“日本质量”的根本所在。但看看现在我们所熟悉的日本动画,你觉得工匠精神真的哪里都顶用吗?

62.3%的人每月工作时间超过240小时,作为对比,国内7-11便利店每月工作时间超过186小时的部分视为加班

工匠精神当然顶用了,不然这些动画制作人早就一哄而散了。

在那份《动画从业者现状调查》中,超过六成的调查对象表示,坚持下去的原因是“这份工作很快乐”,同时也有超过六成表示是“为了钱”。

在一个新人动画师月收入平均只有九万日元的业界,还能为了钱而工作?这似乎也很难理解,但结合职业学校成风的日本社会现状,其实就不那么难了。

这些动画新人很多都是职业学校出身,投身其他行业的同龄人也是如此,他们可能根本没有其他出路——除了那些不需要职业培训也能胜任的工作外。

而所谓的工匠精神,以及劳动光荣的思想,可能就是支撑他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但即使有这样的社会风气和职业学校背景,动画行业的新人流失率依然高达八成,毕竟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一张中割动画的价格就从来没有超过一杯咖啡的价格,甚至还在逐年被拉开距离,这一点从上图中就有很直观的感受。

在晋升为原画师之前,绘制中割的动画新人,薪酬都要远低于其他行业,但工作时间却反而要远超其他行业,以至于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去打工补贴生活。

这就形成了“我要多画才能提高水平”,“但我每天画10个小时,可能不够钱在首都圈活下去”的死循环,对于刚入行尚不熟手的动画师来说更是如此。

晋升,只有晋升之后才能让自己的薪酬水平跟其他行业持平,这也是动画行业中有将近三成的从业人员薪酬水平低于其他行业的原因。

这就是P.A.WORKS近几年来改革的重点,他们要为员工提供稳定的薪酬和晋升渠道。

可以说当今日本动画业界里,恐怕没有比P.A.WORKS更需要改革的公司。

动画业界的人员流动性,除了体新人的高流失率之外,还是动画公司首都圈高度密集下的产物,公司之间外派人手成为常态,想要参与不同动画的制作,也是造成人员流动的主要原因。

但P.A.WORKS不一样,他们的总部不光远离三大都市圈,还设在了一个被农村包围的偏僻角落,可谓跟当今的动画业界“格格不入”,他们的人员流动能力从地理位置上就被降到了最低点。

放到现在的动画业界,这可算不上是一个优点。在这方面P.A.WORKS跟京都动画十分相似,甚至应该说犹有过之,所以他们也需要向京都动画的运作模式转变,但这两者的底蕴确实还有很明显的差距。

这种转变的根本就在于培育,培育人才是P.A.WORKS今后发展的必经之路,就像京都动画一样。但与此同时,保证培育出来的人才不流失也必须跟进。

但老实说,如今的动画业界光是培育人才就已经十分困难了。业界规模的空前扩张,使得动画人才被严重稀释,按件计费的主流薪酬模式,更是让绝大多数的动画人喘不过气来,在这样的环境下新人如何才能得到培育?

在《樱花任务》问世的2017年,P.A.WORKS已经完成了全体员工正式社员化的改革,在薪酬有了稳定保障之后,资深的动画师们才有了培育新人的余地,或许这也是他们近几年来的作品产出变得不稳定的原因。

按照社长堀川宪司在2018年所说,今年的2021年就该看到P.A.WORKS改革的结果。在他的理想蓝图中,社内最终将会分成八个班组进行制作,每个班组平均每年产出5集左右的动画,最终实现“每个星期都有一集P.A.WORKS制作的动画播出”这一目标。

P.A.WORKS的一系列改革听起来颇为激动人心,但仔细一想就不难发现,这不才是一家正常公司应有的运作模式吗?然后放到动画业界里居然就成了一次重大变革的目标,而且还只是一起个例,或许这才是最令人心酸的地方。

文:lock

评论